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赤心巡天 > 第三十四章 离罢春车向镜湖

第三十四章 离罢春车向镜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姜望曾经两次经行草原,但两次都未走进至高王庭。
  
  人在赶路的时候,总会错过风景。
  
  如今放眼望去,绵延的屋帐如云海,灿烂的宝光似金霞。
  
  这座黄金般的城市,像是一种梦想的具现,如此的辉煌灿烂。代表着财富与权势,把握着名望与威严,是一切荣光所汇聚的地方。
  
  在这座伟大的城市之外,姜望想起了旧事,随口对宇文铎说道:“上回我来这里,还遇到了一个你家的亲戚呢!那时候他告诉我汝成在离原城,我就没有进王庭。”
  
  “我家的亲戚?”宇文铎问道:“没有得罪侯爷吧?若是有不开眼的事,您跟我讲,我即刻拿来问罪。”
  
  这话却是显得他在宇文家内部很有底气的样子。
  
  宇文氏乃牧国名门,是草原上最尊贵的几個家族之一。
  
  赵汝成有这样有分量的朋友,自然是好事。
  
  姜望笑了笑:“倒是不曾,那人很有礼貌的。只是和我开了个小玩笑。”
  
  “我家跟礼貌沾边的人倒是不多。”宇文铎哈哈一笑,问道:“那人长什么样?”
  
  姜望略想了想,描述道:“长相很大气,眉眼分明,端正英朗。与你一般高大,比你瘦一些。瞧装扮,应是王帐骑兵。那会我打算进王庭见汝成,他巡骑在外,查验我的身份。”
  
  离原城战线持续期间,在王庭外巡骑的王帐骑兵,同时还要满足姜望所说的外貌条件,还“很有礼貌”……
  
  宇文铎想了很有一阵,怎么也想不出相匹配的人来。
  
  “宇文家太大了,一时还真不知是谁。能够查验武安侯,也算是不凡的经历。”宇文铎哈哈一笑:“兴许这回还能见到。”
  
  宇文铎自己在苍图神骑,宇文家还有许多人在王帐骑兵里,至少是多到宇文铎不能直接排除或者锁定某个人。
  
  苍图神骑属于神殿,王帐骑兵拱卫王庭。
  
  作为赫赫有名的真血家族,宇文氏内部且是如此不分明。牧国神权与王权的交错,由此可见一斑。
  
  姜侯爷秉持多听多看的原则,与宇文铎谈笑风生。
  
  牧国接待外国使臣的地方,名为“敏合庙”,又名“会贤馆”。
  
  以神庙为外交之所,大概也能说明苍图神对这个草原帝国的影响。
  
  会贤馆的意思自不必说,本就是后来附注的一种解释。
  
  而“敏合”这个词也很特殊,在草原语里,意即“暮色四合之时”,有迎接贵客之意。
  
  与此同时,姜望更是知道。在牧国的历史上,有一个名为“敏哈尔”的传奇人物,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成功在中域传道的神使。
  
  据《牧略》记载,在敏哈尔传教巅峰之时,其人行于中域,所到之处——“金砖铺地,锦绣妆牛,以迎神使。”
  
  又有记载说:“有信众三万余,奉神不绝香火。虔信千人,随行游钵。”
  
  草原上信众以亿万计,三万余信徒,从数量上来说,当然不算什么,可是当它出现在道门三脉的基本盘里,就具备了伟大的意义。
  
  其人可以视为苍图神殿对外传教最成功的典范。
  
  敏合庙最早建成,就是为了迎接他归家。
  
  可是他并没能回到草原。
  
  “暮色四合之时,人未归家。”
  
  后来牧国将敏合庙作为迎接外国使节的场所,直至如今。真要说起来,不免也有一些宗教意味在里面。
  
  主持敏合庙的,是神殿金冕祭司涂扈。其人的不凡之处,从这个姓氏便可略知一二。
  
  涂氏是不输于宇文氏的名门,金冕祭祀是仅在神冕之下的神殿高层。
  
  既有真血部族的支持,又有神殿里的尊贵地位。于神权、于王权、于部族,都有不俗的影响力,是草原上毋庸置疑的大人物。
  
  敏合庙的重要地位,亦由此人体现。
  
  宇文铎引着车队到达敏合庙之后,他也亲自出来迎接,可见今时之武安侯的分量。当然,双方的交流仅止于国家礼节,并无更亲近的接触。
  
  王权与神权在斗争中合作,在合作中斗争,是这片草原上恒久的主题。
  
  鼻高眸深、长相英俊的涂扈,身份立场天然具备一种复杂性,他也有一种谨慎节制的气质,是那种看起来就不会出错的人。一言一行,都在尺度之内。
  
  姜望这边将出行前礼部官员准备的礼物送出去,刚刚在敏合庙童子的引领下落脚,宇文铎便兴致勃勃地过来邀请,说要带大齐武安侯见识草原风光。
  
  便是看在汝成的份上,也是不好拂他面子的,姜望也就暂停了对目仙人的探究。
  
  顺便带上羡慕得眼睛都绿了的乔林,三人自去潇洒。
  
  出了庄严肃穆的敏合庙,宇文铎整个人都精神焕发起来。
  
  “咱们牧国虽不见秦楼楚馆,未如齐国水榭、景国云台,却也别有妙象!”辫发颤动间,他一脸骄傲:“侯爷可知神恩车?”
  
  不待姜望接话,他自己已经陶醉了起来:“妙龄男女,自沐神恩,心怀悲悯,尊奉本欲,肉身布施,德泽天下……美哉斯言,妙不可说!”
  
  这都哪里来的词?
  
  姜望表情古怪。宇文铎说带他去见识草原风光,他还以为是临淄七景之类的地方,没想到是要带他去见识这个……
  
  神恩车这么有名,勤读史书如他,自是知道的。
  
  名头很大,其实就是牛车。唔,带车厢的那种。
  
  最早是为了部族的繁衍而诞生。
  
  历史上草原的环境相当恶劣,万万不似今日这般灿烂美好。
  
  因为与无尽荒漠为邻的关系,饱受魔气死气侵袭,境内灾祸不断。姜望曾经在草原所遇到的白毛风,相较于灰暗时期的那些灾厄,简直不值一提。
  
  那时候迁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各部族之间少有交流。自然的灾厄就是关锁,很多部族困锁着困锁着,也就消亡了。
  
  彼时的草原共主就想了个法子,以牛车装载适龄男女,派专人保护,送往各大部族巡游,寻合适的对象匹配……一夜春风后便离开。
  
  那时候这车又名“春车”,取其生生不息之意,渐而成了一种传统。
  
  后来苍图神教兴起,传教神使借用这个传统,并将之发扬光大,用以笼络信民。
  
  因为春车上的妙龄男女,都是神的信徒,沐浴神光,能够放大愉悦,比之什么青楼妓馆,不知高到哪里去。又不用花钱,只需付出信仰。所经之处,往往排起长龙……
  
  后来它的名字,就变成了“神恩车”,意为苍图神对信民的恩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