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掌门不敢当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蝼蚁的战争

第六百一十九章 蝼蚁的战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齐休不知天地峰为何会突然放过死亡沼泽上空异象,转而再度降临楚秦之地里的君旋山,然后很快便回返齐云山方向。
  
      但自天地峰法相回返之后,墨蛟、神宫以及那些元婴、化神,统统再未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,晨曦刚刚照上思过山的护山大阵,坚守一夜的楚秦军阵已开始例行轮换,楚秦目前最新、最好的那艘三阶乙木御风梭悬停在混沌金影阵上方,部分老弱练气修士在楚秦门押阵修士的指挥下鱼贯登上飞梭休息,飞梭里自有人下来,替他们的班。
  
      一艘得自外海,薄皮大馅、色彩斑斓的破旧飞梭也从思过山出发前来,为大军继续补充辎重以及人员,甚至包括清水和吃食,毕竟练气修士们尚无法辟谷。
  
      “这十五名散修皆愿随军出征,我已一一和他们谈妥酬劳。”
  
      留守思过山的第二代百晓生姚青抓紧时间又忽悠了十五人来,老头正和总领军阵事务的秦长风办理交接。
  
      那些跟在姚青身后的低阶散修们趁机口称前辈,向秦长风恭敬见礼。
  
      “暂时收买不到祁师弟要的那些,不过已有眉目。”
  
      同样留守思过山的阚萱也来向随军的南宫嫣然汇报、对账,负责阵法事务的祁默安在一旁接口:“尽快,我昨晚又列了个单子,总之尽快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唉!好吧。”
  
      阚萱接过祁默安的单子扫了眼,叹口气答应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远处,一只传讯灵鸟正口吐人言,落在率领楚家援军的楚青玉肩头嘀嘀咕咕,楚青玉听完后略点了点头,便飞向自己这边。
  
      其实齐休已经知道楚青玉得了什么消息,身具全知天眼、听真之耳、见人性等天赋,这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感应。
  
      “楚问师叔的意见也一样,暂时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  
      楚青玉果然转告:“昨晚那事定然不小,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但见人性扫不到金丹修士的内心,齐休不知道楚青玉有没有感应到‘墨蛟’头部的全知神宫。他也是和自己进过空间裂缝的。
  
      看上去似乎没感应到,思过山这边毕竟距离太远,楚青玉也没类似自己的天赋,如果他有所怀疑,按双方的关系,应该会直接开口探问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就算他问了,齐休也不想聊,昨晚至少有四位化神出现,而且天地峰还和枯荣、聂疯子交了手,齐云派和南林寺、青莲剑宗同属正道,关系一直都过得去,可各家顶级化神之间的矛盾已需要通过动手解决,事情确实小不了……
  
      特别涉及的墨蛟和全知神宫都和自家有瓜葛……
  
      “善。”
  
      反正这么多年背着无数秘密都过来了,齐休平淡的向楚青玉点头称是,然后将目光重新眺向北方的北烈山。
  
      无论如何,箭已离弦,眼前的大战,才是和楚秦门生死攸关的重中之重……
  
      南楚那边,楚问刚刚结束在地火宫殿外的等候,昨晚发生的风波令他想起了一桩往事,从楚红裳那应该就能得到答案,楚红裳虽然在修复肉身,但闭关之前已交待过如有极紧急情况,可以用秘术获得短暂联络。
  
      但他施以秘术将询问讯息打进地火宫殿后,却如同石沉大海,楚红裳选择不答。
  
      “参见师叔!”
  
      楚问只好皱着眉头出来,正好迎头和齐云楚家的楚佐笙撞上,这边调度之后,还是决定让楚青玉到齐休身边去,其职守由楚佐笙替代。
  
      楚问看了眼楚佐笙后方,大约一百余位齐云楚家修士也是刚刚抵达,正聚在南楚城南门内等候安排值守。
  
      “去外海我自然毫无二话,跑到南边帮楚秦门争什么劳什子地盘算哪一出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除魔卫道是一回事,这御剑杀人可又是另一回事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在外海就失了那么多族中兄弟姐妹,这还没消停多久又来白山填命,真真不知道老祖们是怎么想的!”
  
      今早来的这拨齐云楚家修士都很年轻,楚问一看他们的举止气度,就知道是齐云楚家各核心亲族的后辈,这些家伙自视高贵,言谈无忌,又都没参加过早年的思过山大战,其中不少人都对南来白山拼杀颇有微词。
  
      自家海楚门中修士无不感念楚秦门在外海流血出力,帮忙分封三代的情,征发时不会有什么反对声音,但路途遥远,短时间还指望不上。
  
      南楚这边和楚秦门多年并肩战斗,早已彼此难分,不光第一时间征调修士直接开赴楚秦支援,后续剩余可战之力也基本完成了集合。
  
      齐云楚家那边也在紧锣密鼓的逐次到位,但很明显,他们内部,特别是低阶修士,对此战并不很认同。
  
      “肃静!”
  
      金丹后期的楚佐笙自然能感知到族中子弟的抱怨,立刻传音训斥。
  
  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  
      楚问从来都懒得管排兵布阵等具体俗务,亲自去做低阶族人的思想工作更不可能了,统统交给了三楚族中的积年老修吗,有浴血外海的精实底子,这些琐事确实也该不着他这个元婴老祖烦心。
  
      “无甚大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楚佐笙也知道他,不会拿小事烦他,“一位不肯透露跟脚的元婴老修来访……他说和师叔您昨晚已经见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
  
      楚问抬脚去迎。
  
      “呃,师叔……”
  
      楚佐笙赶紧跟住,“眼下我们和离火大战在即,正好,如果能招揽外面那位元婴修士助战,则一切问题迎刃而解!我想……无论花多大代价都值得啊!”
  
      他比楚问年纪还大,先前本就是齐云楚家一家人,知道楚问那逍遥人的性格,生怕错过这次绝佳的引援机会,“这可是送上门来的,如果能成,正好将姜家不肯借灯的漏子给补上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嗯,你一道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楚问何尝不知道这是个机会,那些来寻宝的元婴之前藏得极深,现在化神修士已出手,他们必不敢再逗留搀和,大部分肯定已各回各家有多远躲多远了,如果能延揽下这位元婴中期老修帮忙,哪怕一位,已足够完全扭转和敌人的实力对比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楚佐笙开心地应下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,楚小友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修依然悬于南楚边境空中,不过这次离军阵距离更远了一些,数千人秩序森严的修士大阵,哪怕元婴修士都要提防一些,合作夺宝之事自也休提,他这次没藏头露尾,主动透露来自遥远的阆左,姓石。
  
      “石道友。”楚问拱手见礼。
  
      这位石姓元婴可能因寿元无多的缘故,仍不肯彻底死心,见南楚门是离那墨蛟和全知神宫消失之处距离最近的宗门,便打算在归家之前来联络一下感情,“我与楚小友一见如故,这物事便当见面之礼罢!”他主动相赠了一份重礼,然后一指死亡沼泽,“日后若此沼还有异动,烦请楚小友不吝知会一声,可否?”
  
      “好说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楚问早已放下逍遥人的包袱,与石姓元婴约好联络方式后,索性不用楚佐笙这低一阶的开口,“石道友,正好,你观我家这军阵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法度森严,慷慨肃杀之气冲于霄汉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